轶?

活的。

无序




〈无序〉



【新信息】


“恐惧和腹痛都是无序的。”


短信里莹莹闪光的字符乱飘。我跪坐在床上摸索耳机,把塑胶软塞按进耳朵,对着那个号码拨过去。

天被城市的灯火生生染成紫色。厚实的空气裹得我要往下滴汗。说不好我在咀嚼腹痛还是腹痛在咀嚼我。

电话通了。

我戏剧性地“脱力”躺倒在床上,盯着黑暗。不干净的头发盖过眼睛垂到床沿,又继续下垂,像块破布,褴褴褛褛。

“你不敢脱离有序。”沉默了一会,她说,“并且没思考过这一点。这本身就是有序。”

“因为我接触的无序使我反感。会不适和恐惧。”我答。

“这是本能。本能能造就平庸和有趣。眩晕和恶心感也是无序的。”

“我凭什么要喜欢无序?”我问她。

“我并没说让你喜欢啊。”她语气平静。

我无言。确实是这样的。

“水管、桌子和窗帘花纹。你爱有序。”

我拨开眼前的“破布”去看水管、桌子和窗帘花。

“水管漆是无序的。不整,不光滑,不符合对称性。”

“没错,”她赞同,“而你很容易注意到这一点。滴状下滑干硬在那的白漆。逃避无序但做不到从根本上离开。”

“微观。”她提示我。

我领悟到了。空着的手臂被床沿咯得开始发疼,我懒得挪。

“你看不到的则当做不存在。”她说。

我提出否认。

“是的,但事实是‘you don't care’!”

我们相对沉默。

“明天白天出来吧,那条街。”

“好。”她接受了我的邀请。




腹痛不再咀嚼我了。这是好事。







……



街。整洁搭配太阳的剧烈燃烧。


“你为什么工作?”我问她。

“工作为了活着。活着很有趣。”

我们散起步来。

她让冰酸奶融化在嘴里,吃各样的食物。廉价的、昂贵
的;常见如路边土灰的、珍稀如无序思想的。


我们走过一个石塑像。



“他们说塑像是神的代言人!但它被人推倒,抡起锤来砸碎。”她眼神空洞,连标点一并逐字地念出这句话,让我有些惊恐。

好在表情又回来了,空洞眼神也被填充了,似乎和原先残留的虚影不一样,虚影也已被覆盖物打散了。




“我们根本没路过一个石塑像。”她眼神悲哀。


……

我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。

她缓缓转过头来看着我,眼神里的悲伤粘在我身上渗进去。

“你谋杀了我。”

“你根本不敢承认你已经丢了我的灵魂。”

“那剧本没有下半部分了,对吗?”

我失神,只能点头确认。

是啊,没有下半部分了。

塑像走开了,街走开了。



她走开了。






“你其实是个无序的人。”

她说。








后记:
她是我曾在被无序疼痛包围的夜里创造的人。不,是我遇见了她。我没完整地把她与我的故事写下来,再看碎片已经恍若隔世。

后来她挣扎地从板结枯干的文字里起来与我说话,足矣我能够记下一部分。我不后悔,但她很悲伤。我和自然进化赋予我的生物机制合谋谋杀了她。能遇见她我真的很自豪。我第一个真的活过的角色,从那开始她就不再属于我。

我怕我再也遇不见她,记述像是能抽取生命,它好像需要我抽取与她之间真实的印记。如果真是这样,我很自私;但不管如何,我也必须要这么做。

谨以此纪念她,我从未与之做过朋友的朋友。原谅我没能给予你一个名字。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