轶?

活的。






他站在明亮的黄昏底下,背后是一棵庞大的树,极高。背着光,那树看上去像是黑色的,树冠张成圆形。

这是历届加冕的地方。

他前面是一些孩子。列队整齐,盛装打扮的幼小孩子,扮成各式模样。快乐的气息在他们中间浮动。

中间是小小的“女王”,拥着她的是小小的“骑士”。他们都看着他。

他已经是个中年人了,微微发福 。恍惚里希望自己也有这样的童年。

他喃喃自语:
“___,第137届国王,在此加冕。”

没有孩子听到,但他们手里的气球一齐飞走,飞向红黄红黄的天。

他的脸上也是笑,心底带着悲凉的笑。

纸王冠被他摘下来抛起,正落在一个女孩子的头上。

那女孩胖乎乎的,冲他大笑。

孩子们四散玩耍。

他就站在那。站在孩子群里。


……


太阳落了,一阵冷风吹过。






---

“我想去看看孩子们……”

“我想站在他们中央。”

他们带你去看了。

散发着活力的,抱着书本的,整齐的,有礼貌的,小大人样子的孩子。


“不是这样的……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他们从你身边走过,有些好奇,有些害怕,但还是礼貌地向钳着你胳膊的士兵问好。

你看着他们走入电梯。

“不是这样……”

黄昏和树……

窗户外的天空惨白。

你跪在地上恸哭。





---

有个年轻兵在试图说服看守。

他来了。

你躲到桌子底下。

他先是拿起桌上的旧信封打量,然后看见了你。

你走出来,拿过那个牛皮纸做的信封。

信封侧面有整齐的切口。它已经被拆开了,被看过很多次。

你感觉像是第一次看到它。

里面没有信。只有几张小小的照片。泛黄的,黑白的;年轻人,中年人;小孩子们。你透过蓬乱的毛发望着它。

你不知道那上面是否有你。

你翻到信封正面,那些字符你一个都不认识。

“这是我的信……这是我的信……”

没有眼泪,你却感觉它好像滴落在纸上。

年轻兵惊奇的看着你,看着这个身上只穿了些破布片的老人。





“这是我的信……”










评论(1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