轶?

活的。

[Undertale]决心失窃案



这一次她选对了所有答案,做出了正确的决定,没有任何人随风消散。

地面上的日子平淡而暖。

他们的房子临海而建,有沙蟹与石头滩。海风像故事里说的那样带着星点咸味。

生活被意大利面、冷笑话和奶油派填充,敲敲门总是他们的固定戏码。

幕布落下,观众离开。没有一个演员要因为莫须有的剧目受到制裁。

每个人都很幸福。



可当她在梦中游荡,总以为醒来的世界就会面目全非。每个夜晚于她都是崩塌。

月光惨白,短发的孩子在屋外一圈圈的徘徊,如同困于笼中毛发散乱的野兽。苦涩的海水沾湿了她的脚。

那条纹衫下的躯壳里空空如也。


几乎是强迫意味的遍遍回放。

那是黑白的老电影,屏幕的雪花在眼前飘散。失真的遥远语音在循环着击打鼓膜。

“你罪大恶极。”

它说——遥远,冰冷,隔绝的地下,那些灰烬。

它说——沾染了血迹的紫色废墟墙,是微笑着的凶手的血迹。

它说鲜红围巾在雪上孤寂飘荡,

它说阳光明媚的金色长廊中白骨遍地。

花藤窃走了红色的决心

而她是那个失了灵魂的纵火犯。


水没过了肩膀,然后是头顶。

漂浮与迷茫相伴相随。

肺叶的灼烧抑或是肢体的抽痛都没有再描述的意义。

她之所在,再无人前来。

评论(2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