轶?

活的。

[Undertale]FIRE(三-本章未完)


说在前面:
本章未完,暂且当做更新,下次更新遥遥无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Frisk以为自己已经死了,她甚至听到自己灵魂的破碎的声音。但又一次地,她从盛开的金色花上醒来。

阳光依旧单薄,带着些许余温,不同的是花瓣上少了咸涩的水珠。

一切仁慈的背后都有尖锐的刀刃吗?

一切怜悯的表象下都有地狱之火吗?

带着绝望的声音在发问。

一切仁慈的背后都有尖锐的刀刃。

一切怜悯的表象下都有地狱之火。

融着残忍的声音在回答。

于是短发的孩子面无表情的爬起,走向黑暗中的入口。



“你个白痴。”一朵花忽地从Frisk面前的地面冒出。“我有跟你说过吗?在这个世界——不 是 杀 人,就 是 被 杀。   AHAHAHAHAHAHAHAHAHAHAHA——记着这句话。还有,你难道不知道有种东西叫做'存档点'?”

它重新钻入土中。

接下来的一切都模式而流程化,毫无新意的旧节目再次上演。奶油糖还是肉桂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可言,而她只觉得可以挪动的石头不应该太聒噪。

而玩具刀是个好的旅伴。

Frisk将路途中每一颗四角的闪耀星星握在手心,不放过每一点EXP与LOVE。她像过去收集经验一般掠取着EXP,像曾经企盼爱一样渴求着LOVE。亢奋而机械化的想要更多。


再次见到地板上的派只让她心坠入寒冰满布的无底洞。

光线不足的地下通道很快就到了末端,那尽头既是开始也是终结。这一幕和之前数次她所做的没有任何差异,面无表情地挥下武器比想象中更简单,不住颤抖的手也并没有碍事。
白色的灵魂在Frisk眼前碎裂。



后来的时候Frisk偶尔还会翻捡自己时代久远的杂乱记忆,有时候能看到自己的条纹毛衣上曾留着一两根没掸掉的白色绒毛。她记不清这事是否真实的发生过了。


大约只是个梦吧。




那朵花再一次突然出现,像鬼魅一样挥之不去。


“嘿,你知不知道这儿以前也有人类来过?”它摇了摇黄色花瓣露出一个讽刺的微笑。“六个。他们都是些垃圾,从不敢正视这该死地方本质的愚蠢垃圾。”


但只有一些破碎的单词飘到了Frisk脑海里。人类?啊,是啊,确实是垃圾。坚实的地面突然融化了,她站不稳。那朵花却只是自顾自地说下去。

“他们从肮脏的地面上来到这…还以为这儿是什么好地方。把自己放在玻璃罩子中,摆放上塑料的鲜花和鸟,好像那样就能使一切变好。可是后来呢?HAHAHAHAHAHAHAHA……”

它的表情扭曲了,可很快又变成似乎友好的微笑。


“你不一样,Chara,我的朋友,我知道你在这。又一个好的躯壳?……两个灵魂共存是不稳定的,更何况那个小白痴还不知道这件事。我以为当初咱们已经尝到这么做的苦头了。你知道你在做什么,对吧?”


它消失了。


…不,我是Frisk。……我是吗?
谁是Chara?

为什么那么说?她听不懂这朵该死的花在说什么。意义明了的词连成句子就变成了她无法理解的话语。


但那都无所谓了。继续吧,已经没可能停下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