轶?

活的。

她坐在河边,双腿垂落下去,离水面不远。风吹过来,有些凉了。

盯着浮动着流光的液体,她突然生出奇怪的想法来:若是自己跳下去,会沉落到另外一个世界吗?会从彼端的河面再浮出来吗?——这并非是自我了断的想法,只是属于一种人类永远不会去执行的那种好奇心。

她向一边倾斜着向下陷落,穿过水泥浇筑的河堤,穿过冰冷的水波,永恒地陷落下去,离开人类的文明世界几万光年。但映着流光的水似乎还在,手中围巾绒绒的感觉还在,随她一同。


她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在与身旁的朋友一同大笑。她还坐在坚实的水泥台上,不远处的马路车来车往。

她站起身来,走开了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