轶?

活的。

诱惑



那是一个诱惑,包裹在绒绒的光团里。


可它触摸上去却并不使人感到富足,不具有使人从心底满足的能力。它是无益的、有害的——他们这么说,从心底这么认为,却还被不可抗力抓了过去,负着从脚底升起、直直地贯冲到头顶的罪恶感沉迷于此。

她不例外。


那有一个诱惑,包裹在绒绒的光团里。


她终于放弃了,深深叹气地沉湎其中。自我厌恶缠上了她,她几乎是看到自己毫无建树、日日往复无异、“泯然众人矣”的人生余留的时日了。
她战栗着。

(透过或叙述,或文字的载体窥视着的旁人慨叹:真是个幸运儿,她还没见识过彼时的诱惑。)

——当然,现在的她还听不到这个。未来尚且不是定数,这是最让人高兴不过的了。


现在只剩一个微小而不足挂齿的漏洞了——她的时间不多了。无论从哪方面来说……她的时间不多了。对这个问题,她心知肚明,却又尚懵懂。她意识到自己思维的不足,却不知是哪处。

现在让我们回到最初……好了,那仍有一个诱惑。


如何做?

完。




——尽管这表意不明,让人不明所以,但写下它是为了告诫自身,为了提醒他人,为了过去所耗费的、为了将来所不可知的。


为了现在。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