轶?

活的。

“再活一次!”




--

他已迟暮,垂垂老矣,生命像行将熄灭的炭火堆,火星忽明忽暗,好久一阵才亮一下,又很快地暗下去。胸膛费力地起伏,维持火星需要的最后一点氧气供给。


他这一生,乏善可陈。

实在是不值一提。到哪种程度呢?没有一个笔者愿意在这上面浪费几个字。


“无害。”

这就是人们对他的评价。


但是现在他都不在乎了,他没力气去在乎这个了。



炭火忽地热起来了,他的瞳仁里生出一簇急切的火苗,可——

火苗摇曳了一下,熄了。那块晶状体随即冷寂下去。



--

他见到了他信仰的神。


他说不出来话,激动到无以复加,热泪盈眶。

神说,他还有足够的什么可以再次作为婴孩降生人间,弥补未完成的愿。

是什么?他没听清,只顾为了神的仁慈感激不已。一定是因为我做下的善事。他微笑。


太好了!我还可以再活一次。




记忆被抹去,他又过了一辈子。



但这次他没见到他仁慈的神。





__

他从满是汗臭味的头盔里醒来,恍然若失。冷汗从脖颈顺着后背流下去。

电玩场有狂欢的光和声音,大面积的彩色和喧嚣包围了他。连着头盔的展示屏幕上赫然是神的形象,嘴巴一张一合。

“账户余额不足。”那个轮廓说。“你没有足够的钱。”


一旁的人不满:“又是一个把钱用光的穷光蛋。”


“顺便说,老弟,你这局活的真逊。”




他身后大幅的广告铺天盖地:


「NEW!」「新系统!」「让您毫无障碍的进入下一次游戏!——」


……





--


太阳再次升起的第二天,清洁工发现了一具尸体,横躺在洗手间的隔间,旁边甩落着一把手枪。



“可怜的枪。”清洁工想。

评论(10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