轶?

活的。

蝉鸣不止

……呜嗡……


蝉鸣不止。





闷热厚重的风带着沙子和土钻进他的鼻腔里,在肺叶里扎下根来。激烈的咳呛接踵而来。他跪伏在地上,剧烈颤抖的手指想要抓出口袋里的东西。



……呜嗡……

蝉鸣不止。



他的摩托车刚刚在崖壁下摔成碎片。他发狂号叫着把头盔一同扔得老远。


爆炸吧!摧毁它吧!!立刻!


但它没有。它只是在远远的崖下弹跳了几下,滚到摩托车的一堆残骸里。




在这几乎燃烧着的沙地上只有低矮庞杂的灰色灌木,没有树。没有蝉栖居的叶子油绿的树。


蝉鸣不止。



他把抓出来的塑料哨子扔出去,把从中间扭成一团的矿泉水瓶扔出去,还有一支笔、勺子、纸团。

没有。没有。没有。

他撕裂着自己声带样的嘶吼,热风裹着沙子涌进他的口腔。



……呜嗡……

蝉鸣不止。




他猛力向自己的太阳穴挥拳,一下又一下。手臂抖的幅度让他挥偏了两次。掉出去很远的手持录像机突然开始工作,指示灯闪着红光。



蝉鸣不止。



人忽地直直地倒了下去,坚硬的枝扎进他的身体组织几厘米。但他没有抽搐一下。


……


太阳等待了一下,但那具肉体没有再活动起来。它便更剧烈的熊熊燃烧。



很快,那具肉体的口袋里滑出来一个干枯污黑的东西。是某种昆虫的尸体。





……呜嗡……




风夹杂着什么呼啸。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