轶?

活的。

拖鞋

那个中年人模模糊糊的想起来自己还分不清拖鞋正反的时候。


他在早上起床,啪嗒跳下去,胡乱地(还是纠结地?)穿好拖鞋,跑到厨房门口大声地向穿着白色衣服的奶奶喊:

“我的鞋穿对没有——?”

没有回答。奶奶在做饭,油锅滋啦啦的声音包围着她,她听不见他的声音。
他就更大声。

“我的鞋穿对没有——!”

有的时候奶奶会听见,有的时候听不见,就得跑近一点。奶奶会笑眯眯的告诉他。

也不知道是哪一天起,他再也不用在得到回答后把拖鞋脱下来换一下了。

奶奶说他长大了。



……然后是什么呢?



他不太记得了。



好像床单变成白色的了,不是原来的棕红格子。奶奶也不太一样了,现在有很多个奶奶,但都穿着一样的白色衣服。她们比原来的奶奶年轻,会戴一个白色帽子。可自己只能穿浅蓝色竖条的睡衣。中年人觉得这个不太好看。


但是想起来这些东西,中年人很高兴。
他起床,啪嗒跳下去,胡乱地(也有时是纠结地)穿好拖鞋,站在原地大声地向奶奶们喊:

“我的鞋穿对没有——?”

没有回答。奶奶们都忙着照顾和他穿同样浅蓝色竖条衣服的人,对他每天的问话充耳不闻。

他就更大声。

“我的鞋穿对没有——!”

旁边床位的老奶奶(这个也是我的奶奶吗?中年人这么想)带着有怜悯的眼神看着他——经常有人这么看他,中年人不明白,但有人告诉他这个叫怜悯。

老奶奶说:“孩子,你穿对了。”


中年人很高兴。



不过拖鞋的形状怎么变了,他想着,低头看看拖鞋里突出来很多的大脚趾,和露不出来的小脚趾。

评论(2)

热度(9)